機構用戶工作平臺入口

少年與毒販

時間: 2016-10-09
山娃子出生在一個極其偏僻的小山村里,這孩子從小失去了母親,只有他和爸爸爺兒倆相依為命過日子。在山娃子的心目中,他爸爸可是個了不起的人:天上,地下,打獵,挖參……他知道的事兒可真多,常常摟著他,一講就是大半夜,小山娃子就是在爸爸講的故事中一天天長大的。爺兒倆相處得那么親,山娃子怎么能離開爸爸呢,爸爸是他心中的英雄和保護神,所以,眼看就要讀初中了,還是幾天見不著爸爸,山娃子就想得難受。
但是遺憾的是,他不能經常跟爸爸在一起,接受他的疼愛。爸爸是山溝里頂有名的獵人,風里來雨里去,時常不著家,他還有一手絕活:放牛。放牛誰不會呀?怎么放,要看在哪里放,放的牛有多少。山娃子爸爸放牛的本事任何人都比不了:他自己可以獨放幾十頭甚至上百頭牛,這兒可是深山老林,一大群牛,往樹林里一趕,四處亂溜,鉆進樹叢草棵里沒法找,如今一頭牛價值兩三千元呢,丟了誰賠得起?牛多了,要頂架的,斗起來山搖地動,嚇死人,常有頂傷、頂死的,哪個負得了責?只有山娃子的爸爸敢攬這活兒。他把全屯子的牛都收到一塊兒,去山林中搭個簡易住處,再打幾個牛圈,種完地,青草長高了,他就把牛群往山中一趕,住在小窩棚里,直到秋霜后無草了才徹底作罷。說來真是奇了,多兇多愣的牛,只要見了山娃子的爸爸,立刻變得服服帖帖,從不敢瞎溜亂跑,更不敢頂架。山娃子他爸給每頭牛都起上一個名字,大黑頭子,二乳牛……這些牛仿佛都知道自己的名兒,哪個犯了“紀律”,山娃子的爸一吼這牛的名兒,立刻就飛去一塊石頭,擊中牛的身軀。就這樣,半年下來,他放的牛個個肉滿膘肥,牛的主人們家家歡喜,爸爸也掙了不少錢,爺兒倆的日子當然也好過得多了。

山娃子佩服爸爸,就越發想他。

這一天,山娃子要去看爸爸了,這機會每七天才有一次,因為是星期天才能去。若在平時,山娃子是不能去爸爸那里的,若是去了,爸爸立刻變得很兇很兇,罵道:“你怎么這樣不聽話?滾回去,給我做功課去!”“爸爸,我到這里來住還不行嗎?”“不行,這里是放牲口的,哪是讀書的場合!”山娃子只好老老實實地回家。

山娃子備好爸爸七天所需的伙食和其他用品,沿著爸爸指給他的路線,給爸爸送去。為提防有人偷牛,爸爸和牛的駐地簡直和地下軍工廠一般:這兒獨占一面山坳,規定任何人不得靠近,整面山的樹林里被山娃子的爸爸設下了許許多多的窩弓和陷阱,誰還敢不經允許靠近這兒?另外,他還喂養了三條大狼狗,條條兇猛異常,偷牛賊就算能躲過窩弓、陷阱,那大狼狗也會悄悄地襲過來,一口咬斷偷牛人的脖子!因此這地方,給多大的膽子也沒人敢來。

山娃子來到爸爸的小窩棚,爸爸早已把牛群趕入深山,三條大狼狗,一條隨牛群去了,兩條留下看家,分工絕對嚴格。爸爸真是個天才的動物管理專家,看他把牛和狗訓練得多么有水平!山娃子既羨慕又自豪,他放下食物,在小窩棚外和兩條大狼狗嬉鬧親熱,等爸爸回來。這兩條狼狗可通人性了,一見小主人來,又是撒歡兒,又是打滾兒,把山娃子逗得哈哈大笑。

鬧著鬧著,兩條狗突然停住,四只耳朵直豎。山娃子一看,嗬,一只呆頭呆腦的小鹿,不知怎的走到這兒來,正盯著兩條狗和山娃子發呆!見到獵物,兩條大狗“嗚”地一吼,撲上去,小鹿更機靈,一閃身逃進樹叢里不見了。

山娃子心想,鹿可是國家保護動物,讓狗咬死,太可惜太不應該了。他高喊著兩條狗的名字,讓它們返回;可兩條狗這回已不聽他的口令了,它們聽到喊聲,只是站住沖小主人搖頭晃尾,然后又接著追。山娃子只好邊喊邊追了過去。

兩條訓練有素的狼狗到底被小主人呵斥住,十分不情愿地搖著尾巴退了回來。小鹿得救了,可它會不會被窩弓射中或者掉進陷阱里?山娃子這樣想著,同時又覺得對不住心愛的狼狗,剛才一頓喝罵也太粗暴了!他親切地拍拍兩條狗的腦袋,試探著順小鹿逃走的方向尋去。

只走出幾步,眼前一亮,山娃子快活得叫出聲來,茂密的森林中被開墾出一片地,種上了一大片鮮花,簡直就是個大花園,那花兒又

大又美,引得蜂蝶亂飛。他小心地蹲下,要掐一朵。

不對呀,在這兒種花,給誰看呀?而且品種單一……山娃子又仔細地看看,直嚇得靈魂出竅:這種花開過后,結滿了大大小小的灰藍色果兒,那些大的,左一撇右一捺,長滿了刀疤。這分明是一片罌粟,就是當年毒害無數中國人,又讓滿清政府喪權辱國的大煙啊!

山娃子感到天旋地轉,大腦一片空白。這地方外人不敢靠近,那么私砍森林開荒偷種罌粟的,還會是哪個?怪不得他把這牛群駐地搞得這樣神秘恐怖,怪不得連山娃子到來都不許隨便走動,原來,他放牛不過是掩護,說丟牛不過是合理的借口,爸爸是瞞著山娃子和所有的人,偷偷地在搞犯罪活動!

山娃子記牢這一小段沒有窩弓的路程,帶著狼狗悄悄退回小窩棚。

外面牛欄上響起了梆梆梆的敲擊聲,山娃子的爸爸趕牛回來了。他收攏牛的方式很獨特,先往幾根搭在牛欄桿中的木頭上撒少許鹽末兒,再敲打牛欄,牛特別喜歡舔鹽味兒,所以聽到梆子聲,立即爭搶著擁進牛欄里舔鹽,山娃子的爸爸乘機在外邊關上牛欄的柵門,他這樣圈牛,比別人省力又省時。

山娃子以往對爸爸的敬佩現在都變了,變成惱恨和鄙視。原來他的聰明不僅僅是用來打獵和管理牲口,更用來犯罪!山娃子的爸爸看到兒子神色不好,只以為他身體不舒服,讓他把給養留在山上,早早回家躺著休息。

山娃子這一次進山而未在山上逗留。老師在課堂上講過,種植大煙和制造毒品那可不是一般的犯罪,十有八九是要判死刑掉腦袋的。屯子里以前有人零星種過一種類似大煙的“大煙花”,純粹是為了觀賞的,那也被上面來人強令拔掉了,何況是正宗罌粟,更何況是那么一大片!山娃子決定去找他的小伙伴杏兒,商量一個對策。

 


《中國好故事·少年與毒販》
  作者:顧文顯
  出版社:中國工人出版社
  出版日期:2013年3月1日

主管單位:中華全國總工會    主辦單位:全國工會職工書屋建設領導小組辦公室     承辦單位:中國工人出版社全國工會職工書屋圖書配送中心/數字傳播中心

聯系地址:北京市東城區鼓樓外大街45號 郵編:100120    聯系電話:62354070(總機)   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Copyright ? 2015 中國工人出版社,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05028941號-3

Android客戶端 iPhone客戶端 iPad客戶端
手機閱讀請下載App豐富功能,直接網頁閱覽不確保優化效果。
北京赛车pk10开奖网